帖子

“Eat This Book” –尤金·彼得森教给我们的圣经知识

Eugene Peterson本身并未给我们提供该消息。好消息本身先于他。

但是,尤金确实以使我们醒来的圣经译本来增添我们的魅力,使我们再次注意到这些圣言的惊人,破坏性的力量。

尤金从教会的主日学中得知,我们所有人都容易受到圣经打ze睡的影响。他在教加拉太书,人们在搅拌咖啡,点点头。他大吃一惊。加拉太书!保罗很生气,发誓,人们无聊又在精神上流浪吗?

尤金就像安妮·拉莫特(Anne Lamott)一样,提醒我们这福音的东西实际上就像炸药,而当我们走进教堂并平静地坐着时,却忘却了,担心裤子的皱纹。 “嘿,嘿!你真的读过这个吗?你明白了吗?”

所以,是的, 讯息 是礼物上帝赐予的恩典之词,优美地书写。圣经的介绍使我们重新思考我们认为已经知道的事情。它帮助了我们 感觉 再次有力量的话能做什么。它之所以为圣经辩护,不是因为争论,而是简单地将圣经体现为 言语行为-除了在页面上乱动脚以外,其他功能还不止这些。这些是为了成就事情,通过许诺,定罪,康复和恢复在我们自己以及对我们执行上帝自己的行为的话。

尤金·彼得森(Eugene Peterson)将新鲜的圣经还给我们。

活泼而活跃,完全按照现在时态进行。

但是还有更多。尤金(Eugene)还撰写了有关圣经以及我们对其的阅读。他说,重点不仅在于阅读,而且在于阅读 为了生存。 “与魔鬼对抗,我想说的是,为了充分,准确地阅读圣经,有必要同时活下去。”在 吃这本书,他副标题为 精神阅读艺术中的对话,我们发现良好阅读的所有要素均清晰明了。

他说,要意识到危险所在:

“关于基督教的生活经文,圣经的开头页告诉我们,整个宇宙和其中的每个活物都是通过言词形成的。首先,圣约翰选择“单词”一词来解释耶稣最典型的特征,耶稣是基督教故事的显露中心。语言(口语和书面语)是让我们了解事物,神在做和在做的主要手段。” (3)

还有这个:

“我想将基督教经文从其富有魅力的竞争对手如此残酷地肘在当代想象力的边缘撤回,并将它们重新树立为中心,作为深入和健康生活的文本。我要面对并揭露权威自我对权威圣经的这种取代。” (17)

他说,不仅要接受圣经,而且要使用圣经:

“C。 S. Lewis,在他写的最后一本书中(批评实验),讨论了两种阅读方式,一种是出于个人目的而使用书本的阅读,另一种是出于作者目的而接受的阅读。第一个确保只有不好的阅读;第二个则提供了良好阅读的可能性。” (30)

他说,读得大而不是零散,他说:

“冥想是精神阅读的一个方面,它训练我们阅读圣经是一个相互联系,连贯的整体,而不是灵感和点点滴滴的集合。 。 。 。今天令人惊讶的是,有多少人将圣经视为没有背景或联系的西伯利亚先知,经文或词组的集合。这无非是惊人的。圣经是个人的,亲戚的,化身的上帝对历史上有名字的男女实际社区的启示。” (100-101)

他说这是一个故事,他说:

“故事是将神的话语带给我们的主要口头手段。 。 。 。不幸的是,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即故事从圣经的前线突出被推到旁观者的一边,然后被贬低为“插图”,“证词”或“灵感”。我们当代对圣经的偏爱教会,是为了提供有关故事的信息。

”。 。 。以圣经为文本的精神神学并没有向我们展示道德准则,并告诉我们“遵守这一原则”;它也没有建立一套学说体系,说:“这样想,你就会生活得很好。”圣经的方式是讲一个故事,然后讲: 进入 这就是在这个由上帝创造和统治的世界里成为人类的样子。’”(40-44)

进入戏曲,他说:

“当我们培养与圣经有关的参与式心态时,我们需要彻底革新我们的想象力。我们习惯于认为圣经世界小于世俗世界。讲故事的短语会让我们失望。我们谈论的是“使圣经与世界相关”,就好像世界是基本现实,而圣经是可以帮助或修复世界的事物。 。 。 。尽管我们所有人都一遍又一遍地犯有罪,但我们绝不应该鼓励我们去做,就是强迫圣经适应我们的经验。我们的经验太少;就像试图将海洋变成顶针一样。我们想要的是适应圣经所揭示的世界,在广阔的海洋中游泳。” (67-68)

尤金·彼得森(Eugene Peterson)在他一生的大部分工作中,将圣经带给了我们“American”-以明显的美国语言表达,特别针对美国误解世界的方式。对于他来说,牧业工作总是本地化的,但是我们可以庆幸的是,他的教区规模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使我们所有人受益。尤金(Eugene)竭尽全力,运用他对语言和圣经的热爱,邀请我们所有人回到更大,更宏伟,充满希望的圣经世界。

尤金,安息吧。当我们在伟大的复活中共同起来时,我们将向您表示感谢。

“言语-听,说,写,读-旨在做某事 给我们健康与整体,活力与圣洁,智慧与希望。是的, this book.”